• 老年游客成淡季三峡游主力
  • 来源:www.xiakeyou.cn 编辑:侠客游旅游网 时间:2015-12-16 点击:
  •   四号码头的三峡游船

      码头旅行社前的老人

      登船的老年人

      重庆市朝天门码头,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处,重庆十七座古城门之一。阴雨下,朝天门码头不时传来客轮发出的轰鸣声与短促的鸣笛声。

      这些客轮的客源多为50岁至80岁的老年人。“夕阳红旅游”现在成为老人旅行团的代名词。一个个夕阳红旅行团,选择淡季错峰出游,逐渐成为支撑三峡游的主体,但生在长江边的人都知道,5月底6月初往往是长江航行的高危期。

      低至一两千元的团费甚至负团费,却包含着超过十天的旅游行程和景点门票、餐食。其背后,导游势必会通过各种手段,比如购物等把钱挣回来。业内称此举为“填坑”。而“填坑”往往就是诸多矛盾、冲突、安全事故的导火索。

      “夕阳红旅行”

      随处可见

      朝天门码头,雨水打湿了登船的台阶。游船与客轮停靠在码头上,百米长的铁板通道搭在小铁船上,从台阶一直延伸到客轮上。两名老年人拖着行李箱,费力地从台阶走向客轮。

      台阶的平台上,旅行社人员握着船票坐在桌后,遇见行人便会喊出“两江游”、“三峡游”所涉及的景点,以此招揽客人。每隔十几米就会出现一张桌子,桌子被红色的广告板包围着。

      四号码头,停靠的客轮上竖着“海内观光8”几个大字,通道中时常有脖挂旅行社出入证的老人出入。“我们是成都的,专门走三峡玩一下。”满头银发的李先生说,客轮将在晚上10点钟起航,目的地是湖北省宜昌市。“四天三晚的行程,包括了一些游玩的景点。”

      与李先生同行的旅行团中,包括了20多名六十岁左右的老年团友,都是从成都发团至重庆,而后沿三峡而下直至宜昌。

      保安老杨在朝天门码头工作多年,在他看来,这几天的码头略显冷清,并没有此前的车水马龙。“不是有船翻了嘛,这两天的人少多了,以前带团进来的人多得是。带团进来的很多都是老年团,在码头中也常常能见到老人。”

      码头外的旅行社门店,三峡游成为宣传卖点,老年人也成为门店中光顾的主要人群。“咨询一下报团的时间和价钱,看样子是老年团最适合我了,时间长价格还低。”一名65岁的老人说,他常能接到旅行社关于老年人组团游三峡的广告宣传单。

      “夕阳红旅行”多被冠名在老年旅游团。在重庆西南旅行社,“夕阳红旅行”旅游项目中,从重庆出发游览三峡,直至九江、杭州等地。“主要的对象就是老年人,旅行的名称是‘千名老人下江南、神州万里行’。”

      重庆人李克说,他曾多次三峡游,在船上老年人成为船上主要的人群。“有一半以上都是老年人,都兴致勃勃地去玩。”

      三峡游老年团的

      两个高峰

      “6月8日铁定成团,从朝天门码头出发,14天的行程。这次是夕阳红旅行游三峡的最后一次了,再组织就要等9月份了,还不一定能不能成团。”在一家旅行社中,销售小刘将旅行单递给记者。小刘说,3月份开始便进入三峡旅游的淡季,旅行社便会调整旅游项目,将有些闲钱且有时间的老年人纳入争夺的客源范围。

      与重庆西南旅行社一样,许多旅行社将“夕阳红旅行”放置在官网的醒目位置。路线涵盖北京、天津、张家界、华东六市等。

      在旅行社中,夕阳红旅行的广告板不仅仅吸引着过往老年人的目光,同样包括年轻人。“父母收到过宣传广告,经常说要去三峡坐船玩一玩,他们觉着行程时间长,去的地方又多,适合他们年龄大、腿脚不太好的老人。”冯女士拿了一张宣传单,听着销售人员介绍项目情况。冯女士有些动心又有些犹豫,“我得再想想,毕竟是上半年最后一次夕阳红三峡游。想如他们愿,又担心安全。”

      “夕阳红旅行团现在没有了,得等下半年再恢复了。”渝之旅旅行社一名工作人员说。参加“夕阳红线路”的顾客中,有不少是子女为父母报名的。眼看暑期临近,旅游逐渐开始进入旺季,夏令营、学生团等则取代老年团逐渐成为旅游项目的主体。

      从事近十多年导游工作的孙平(化名)说,夕阳红旅行是三峡或是其他景区进入淡季后各旅行社特地推出的项目,目的就是让中老年人去填补淡季旅行社的空白。“在三峡游中,老年人的夕阳红旅行有两个高峰,一是3、4、5月份,二是‘十一’之后。几个旅行社的夕阳红团凑在一起包一条船,走十几天。”

      赔钱也要抢

      夕阳红市场

      在重庆一些旅行社的宣传中,夕阳红专列游、北京天津11日游、张家界7日游……项目报价在一两千元之间。

      销售小刘说,决定老年人出行的最主要因素是实惠的价格,此外,他们大多希望旅途的节奏不要太快,最好还能有一些同龄人结伴出游。“在设计夕阳红线路时,一般都会考虑到这些特点。现在的夕阳红路线多是专列、包船,出行时间在10天左右,报价多在一两千元左右。”

      在重庆的一些旅行社,众多的夕阳红项目现在均已暂停,只剩下下周发团的三峡、江南14日游。“包船还有景点门票包括一些餐费,最低的价格两千元出头。你要是确定报名,我可以跟上面申请,再免掉一些团费。”

      低廉的报价在孙平看来并不正常,大旅行社主要推出短途一两日的线路,并且用一些优惠方式来吸引中老年顾客。淡季生意并不好做,越来越多的旅行社加入的后果是竞相报出低价,而后便是不论规模大小的旅行社都不得不卷进来。在市外线路上,旅行社主推“夕阳红线路”旅游专列、游轮线路。

      “很多夕阳红旅游团收取的费用都不够吃住行的费用,很多夕阳红的团都是‘负团费’。”在孙平曾接的一个夕阳红旅行团中,收费每人2000元,但是仅交通费就要1400多元,加上景点门票与餐费,团费已不足以应付支出,“从账面上看,旅行社肯定要赔钱,但是为了争夺老年人这个市场,各个旅行社不得不跟着做了许多廉价团。”

      廉价团对于老年人具有足够的吸引力,在广告宣传与销售人员的推介下,许多老年人在三峡等景区旅游淡季时加入了夕阳红旅行。“价格一千多块钱,又去那么多地方,为什么不报名?”一名老人在女儿的阻拦下略显不满地发问。

      “负团费”

      背后的“填坑”

      夕阳红旅游团的廉价背后,旅行社、导游、景区、船方等都在攫取着属于自己的利益。

      孙平说,重庆作为三峡游的一个集散地,全国各地都有旅游团发至这里。而那些几百元甚至更低团费的夕阳红旅行团,往往是由当地旅行社组团,地接社从组团社中买团,导游再从地接社中买“人头”。“一个人头的价格在二三十元不等,品质高一点的团一个人头要四五十元。”

      其实,在廉价的夕阳红旅行团中,其中有许多自选增加的项目,需要游客另外购买门票方可进入游览。“像三峡游里的神农溪、三峡人家等许多景区都是需要老人再花钱买票的。”

      在旅行社报出的14天夕阳红旅行行程中,共有13个自选增加项目,除了最后一天的返程中没有外,其余均有自选增加项目。“导游会在行程中不断地给游客洗脑,想尽办法让他们去花钱买票进入景区。旅行社可以在淡季时拿到低折扣票价,而后加价卖给游客,这样旅行社才能将赔的钱挣回来。”

      导游圈中将这种做法称为“填坑”,“有的夕阳红旅行团是‘4米坑’,就是旅行社每收一个游客就要赔400元,但是旅行社和导游通过景区购票的方式把坑填平。”

      导游买“人头”后,同样出现了“坑”需要用各种手段填平。让游客购物返点则是导游“填坑”的手段之一。“老年人的防范意识比较低,也容易在导游的诱导下进行消费。别看他们报团的时候选择廉价团,但是有时在消费时却很敢花钱。其实很多线路安排的就是另交费的景点和购物店,他们不消费,旅行社和导游的‘坑’谁来填平?”孙平说,2013年《旅游法》实施之后,这种情况有所收敛,但是现在许多旅行社和导游又回到了这条老路上。

      晚上10点,一声汽笛长鸣回响在朝天门码头上空,游轮驶出四号码头,载着李先生与他同行的20多名老年团友一起,扎进了黑夜。(记者赵喜斌)

  上海工商 

分享到:
申明:本网站是为游客提供综合性旅游信息的服务网站,部分文章或图片取自互联网,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若未提出,我们将视为认可!我们一直在努力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